猫团子

佛系写手
脑洞大手速小
主月歌/刀剑/全职
经常爬墙但不出坑
欢迎肝游戏的小伙伴找我玩(◦˙▽˙◦)

关于加州清光的三十件事

我本命极化的一个小贺文www
极化也太好看了吧,那个腿我能舔一万年啊!男友力max啊!!!他怎么那么好!!!
算是清安向,带一点兼堀


1.其实比起冲田君,加州清光更想喊那个人总司。
2.第一次见到大和守安定,是冲田君迎着夺目的晚霞回到屯所,他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躲在冲田君背后的孩子,有着和自己一样渴望战斗的坚定眼神,锐利地如同一只小豹子,那时他就觉得,他们会是不错的搭档。
3.然后第一天晚上,他们就为谁的床铺能离冲田君更近一点而打了一架。
4.其实他们总偷偷在背后喊土方“恶鬼副长”都是想激和泉守兼定生气,那小孩生起气来特别好玩,活像一只小包子。
5.然后堀川国广就会走过来一人给一个暴栗,然后把自家小包子抱走。
6.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在新选组屯所最爱干的三件事:和冲田君一起出阵,故意惹隔壁的和泉守生气,以及互相抢对方吃的。
7.加州清光其实不怎么喜欢吃甜的,但不管是以前总司奖励的金平糖,还是现在主人送的团子,他都觉得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
8.在去池田屋那天出发前,他和安定明明约好了回来后要一起手合,然后把他们一起攒下来的金平糖吃掉,结果,他却再也没能回来。
9.被折断时是真的很疼很疼,可他在最后却还在想着,以后自己不在了,冲田君会好好照顾自己吗?安定那家伙……以后
会不会觉得寂寞呢?没能遵守约定,真的抱歉了。
10.后来,他就来到了本丸,他是这个本丸的第一把刀剑男士。刚现形时,偌大的本丸只有他和现在的主人两个人,没有战力,没有资源,没有小判……一起都要从头开始。但那时主人笑着说:没关系,一切慢慢来,总有一天,这个本丸会壮大起来的。看着主人那时的笑颜,加州清光突然就觉得安心下来了。
11.刚开始的日子是艰难的,一个人又要做近侍,又要出阵,还要跑远征。但是后来伙伴渐渐多了起来,今剑五虎退山姥切鲶尾烛台切长谷部……加州清光看着一天天壮大起来的本丸,就觉得挺幸福挺自豪的。
12.虽然现在的主人看起来小小的,不像冲田君那么强大优秀,不像他那么聪明勇敢,但是他还是非常非常喜欢现在的主人。
13.新选组除了他之外第一把到来的刀剑是堀川国广,然后往后的一段时间,他们就一起练练剑术,喝喝茶,然后一起等待着和泉守兼定和大和守安定的到来。
14.首先到来的是和泉守兼定,那个以前在屯所的小小孩子已经长大了,长到比他和堀川还要高上许多。自那以后,堀川就一天天地跟在和泉守兼定的身后“卡内桑卡内桑”地叫着,陪着加州清光的时间也少了许多。
15.呐,安定,你怎么还不来呢?堀川和和泉守都已经团聚了,那么你在哪里呢?
16.大和守安定来了。加州清光记得很清楚,那是一个天气好的不像话的午后,远处的万叶樱开的正烂漫,白云和蓝天交相掩映,阳光暖洋洋地照在身上。伴随着樱花飞舞,一个身穿新选组羽织的蓝发少年出现在眼前。那一刻,加州清光罕见地湿了眼眶,然后迫不及待地冲到那人跟前。
17.结果,大和守安定一拳砸在了加州清光的脸上。“骗子”,他这么说。
18.然后安定一把抱住清光,呜呜呜地哭起来,把鼻涕眼泪什么的全抹到加州清光的衣服上了。
19.那是加州清光第一次看到大和守安定哭,也是最后一次。
20.两个人又住到了同一间房里,只不过这次,他们旁边,没有冲田总司了。
21.加州清光知道大和守安定总是梦见池田屋,他知道大和守安定只是很后悔那个时候没能保护好他和总司,没能陪在他们身边。不管是他还是安定,对于过去的事情都早已放下了,历史是不能被改变的,而他们作为刀剑男士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护好属于冲田君的这段历史。
21.加州清光来到本丸最开心的事之一就是能和大和守安定一起出阵了。毕竟在原来,他们同作为打刀是不可能同时和冲田君一起执行公务的。
22.新选组的五把刀私下经常一起开茶会。
23.在这个本丸里加州清光最尊敬的人是三日月宗近,因为那个人真的帮助了自己很多,各种方面都是。
24.加州清光和乱藤四郎关系很好,原因众所周知。
25.大和守安定有一次路过土方组房间发现堀川在给和泉守梳辫子,于是兴冲冲地回来和加州清光说了,然后加州清光十分坚决地拒绝了大和守安定想为自己梳辫子的计划,理由是太肉麻了。
26.加州清光毕较喜欢喵,大和守安定比较喜欢汪,但这个本丸里既没有喵也没有汪,于是两人就经常把五虎退的小老虎或者鸣狐的小狐狸抱过来玩。当五虎退和鸣狐都出阵时,他们只好拿主人的狐之助来凑合一下。
27.加州清光曾经想和烛台切光忠学做饭,不过只做了两次他就放弃了。
28.加州清光觉得大和守安定是真的很可爱,虽然比自己差了一点点,不过那家伙完全没有自觉就是了。
29.加州清光听主人说,现世有一种叫做“idol”的职业,作为idol,要打扮的非常可爱然后为人们带去快乐,加州清光一直非常想试试,嗯,带着安定一起。
30.加州清光觉得,能来到这个本丸,能为现在的主人所用,能和安定再一次相遇,能认识这么多来自不同时代的形形色色的同伴,真的是,太好了。

真的,无心大法好,emmmm
我爱新葵!吹爆黑年中!!!

【始隼】山有木兮木有枝(二)ABO

    算是一个小过渡
    有雪妹子出场

 
  “抱歉,月城桑,让你久等了。”
  睦月始打开了副驾驶的门。
  “啊,没关系的,我也刚到不久。”月城奏笑着回答。
  “难得隼今天没有工作,出门之前真是被他缠了好一会。”睦月始抬起一只手臂撑住额角,无奈地笑了笑。
  “始看起来很开心呢,你们俩的感情还真是好。”
  睦月始没有作答。
  “对了,隼这两天身体状况好像不太好的样子?听大说,这两天隼好像推掉了不少工作。”
  身体状况不好?睦月始不由得皱了皱眉。照刚才的情形来看,隼貌似不像是身体出了问题的样子。虽然那家伙嘴上说着不想工作,但努力起来却比任何人都要认真,无故推掉工作可不像是他的作风。始这样想着,顺便掏出手机编辑了条短信给那人发过去。
  “对了,始,你最近易感期,喷上这个比较好。”月城奏从驾驶位扔过来一个小瓶子。
  “谢了。”睦月始接过来一看,是Alpha专用的抑制剂。
  重新把抑制剂递回去之后,他那修长的手指再次划过手机屏幕,犹如蜻蜓点水般。
  没有回复。

  今天的工作内容是一部青春校园电视剧的拍摄,睦月始在剧中扮演高年级的学长。因此他今天并没有抹发胶,而是让头发柔顺地贴在了脸颊旁。这使他看上去相比平时队长大人的形象要柔和许多,片场外不时传来探班粉丝们的尖叫。
  “好,卡,半个小时后继续下一个镜头。”
  “哟,始,今天有工作?”
  睦月始刚找了个地方坐下就听到有人在叫他,抬头一看,花园雪正慢悠悠地冲他走过来。
  睦月始和花园雪的表兄妹关系在圈里是人尽皆知,因此这位当红女星的到来并未引起什么特别的关注。
  “之前接的电视剧。今天有mv的拍摄?”睦月始往旁边移了移,给花园雪腾出坐的地方。
  “如你所见。”花园雪轻轻扯了扯身上还未换下的打歌服。
  “隼桑今天怎么没来探班?”她问道。
  “那家伙好像是生病了。”
  “很担心?”
  “何以见得?”
  “从我进来开始,你已经三次瞥向手机了。”花园雪笑。
  “是吗。”睦月始不可置否。
  “喜欢他就去说呗,隼桑对你的喜欢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得出来。”
  睦月始握住玻璃杯的手指微微蜷紧。
  “那不一样。”他说。
  “那家伙比谁都勇敢,也比谁都自由。我并不觉得他会自愿被什么东西束缚住。正因如此,他才是霜月隼。也正因如此,我才……”睦月始没有继续说下去。
  两个白痴。花园雪在心中默默地说。
  你只看到了他眼中的不羁与骄傲,却看不到他眼中的炽热与忠诚。
  门外,桃崎雏她们已经在远远地叫她了。
  “那么,我就先走了。”花园雪站起身说。
  “说到底,这些都是你自己想的吧,不如多站在隼桑的角度考虑考虑如何?”
 
   “多谢惠顾。”
  睦月始左手从售货员手中接过装有哈根达斯的袋子,右手再次向下压了压黑色的帽檐。
  隼的魔法覆盖面积不可能那么大,单独出来工作时还是做下伪装比较好。

  “欢迎回来,始。哟,哈根达斯?莫非是给某位魔王sama带的?”弥生春笑道。
  “要你多嘴。”睦月始默默比了个铁爪功的姿势,然后头也不回地向Procella的房间走去。
  “阿拉阿拉,这可真是……”弥生春无奈地扶了扶镜框。

  一进到Procella的房间,睦月始就看见文月海在茶几下面的小柜子里翻找些什么。看见他进来,海微微怔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他会来的样子。
  “海,我给隼买了哈根达斯。”睦月始朝他扬了扬手中的袋子,“他生病了?那我给他送去。”
  “啊不,不,不用!”文月海“唰”地一下站了起来,而后又觉得似乎有些不妥,语气也软了许多“始你也刚工作回来吧,还是早点回去休息比较好,隼他没什么事的,只不过最近魔法有一点点失控而已,真的没什么大事啦,哈哈哈哈哈哈……对了,泪!”文月海一把抓住路过的水无月泪,“这个,给隼送过去,啊还有始特意买回来的哈根达斯。”文月海往水无月泪手中塞了个小瓶子。在睦月始还没看清时,泪已经将它收了起来。
  睦月始盯了文月海两秒钟,知道自己再留在这里就过于强硬了,于是点点头,将袋子交给水无月泪。
  “等他身体好一些了,我再来看他。”

  不知不觉竟然五十粉了,真是很意外
刚开始发东西也没有什么想法,纯粹就是没事写着玩的,文笔也不怎么好,还挖坑不填,没想到还有很多人给了支持和喜欢,真的是非常非常感谢,谢谢你们不嫌弃我不停爬墙和我的小学生文笔
  因为这里已经准高三了,虽然LOFTER也还在看,但是更文什么的,真的不敢保证,写也是在写的,但进度我都不好意思说。三次当然还是以学业为重,所以等着我后续的小天使们【并没人等你好吗】,可能更新速度会非常非常慢,但我尽量保证不会弃坑,再一次,谢谢大家的支持。
                                以上
                             2018.4.14
 

【始隼】山有木兮木有枝(一)ABO

  
  “hajime love~”
  一道白色的身影迅速向自己扑来,在自己还未做出反应时,就已经仅仅搂住了自己。
  那人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大,也差不多高。他稍微低了点头,把脸埋在自己肩膀上。
  “哇,还是第一次看见真的hajime呢~”
  一个清亮又慵懒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那人忽的抬起头,露出他那张精致的不像话的脸。皮肤细腻白皙,宛如上好的陶瓷佳品。长长的银白的睫毛轻轻晃动了两下,掩映出底下那双闪着碎光的眸子。
  真好看。
  鬼使神差地,他就伸手去掐那人的脸,在那人夸张的“好痛~”的叫声中,成功把人从自己身上拉了下来。
  嗯,手感不错。
  “你是谁?”
  他听见自己这么问道。
  “是白魔王大人哟~啊开玩笑,我是隼哦,霜月隼。”

 
  睦月始猛地睁开眼,恰巧窗外一群雪白的鸽子正扑棱棱地飞过。
  什么啊,原来是梦。
  虽说是梦,但梦中的情景却并不是什么虚构的事,那是真实发生的,就在他们初次见面那天。
  霜月……这个姓他是听过的——他们睦月家的世交。霜月隼这个名字他也并不陌生,京都著名私立高中的风云人物,家世显赫脸蛋好看脑子还聪明,在全国竞赛上也曾和他与春角逐过,虽然,在那之前没见过他本人就是了。
  不过,预料之外的是,这人居然还是自己的狂热fans什么的……睦月始无奈地笑笑。
  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睦月始才起床收拾洗漱。不经意间瞥过墙上的表,才发觉已经十一点半了。大概是最近行程一直十分紧凑,加上今天上午又难得没有工作的原因,春才没有叫自己起床。
  开门走到Gravi和Procella的公共房间,餐桌上只有海,春和隼。丰盛的午餐还在冒着热气,一看就是葵和夜的杰作。年少组的孩子们都去上学了,年中组最近接了梦见草第二幕的舞台剧,看样子是已经出门排练了。
  隼第一个看见了始,立马张牙舞爪地叫起来“hajime~我也是刚刚起床哦,我们是不是超~配的。顺便一提,今天的幸运月份是一月,不幸月份是十一月,所以,能不能给不幸的魔王大人一个充满爱意的幸运抱呢~”说着便向来人张开了双臂。
  所以说你才起床很骄傲吗?
  睦月始无奈地扬起嘴角,“好~好~幸运抱是吧?”。他这么说着。于是眉眼便温柔下来,紫色的瞳孔里满是银色的光。
  他坐下来,给了那人一个拥抱。
  说起来,隼这几天都没有像往常一样每天清晨都在公共房间里等着他出现,大概也是工作比较多的缘故。这么一想,对这样的场景似乎还很是怀念。
  明明只是几天而已。
  趁始稍微有些走神的功夫,隼借机把头搭在了始的肩膀上,稍稍侧过头在始后颈的位置深吸了一口气,“啊,迷迭香味道的始,真是好闻呢。”
  没有任何防备,清冷的霜雪味道扑面而来。那人如此靠近他的腺体,令他忍不住颤了一下。那味道若有若无地飘散在自己周围,仿佛要从每个毛孔里侵入,起床的昏沉感一扫而光。他瞬间清醒了起来,但随后又忍不住自嘲,又不是O,有什么可激动的。
  “只是信息素的味道罢了,哪有什么好闻不好闻。”
  他感觉文月海往这边瞥了一眼,仿佛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样子。但隼马上放开了他,笑嘻嘻地嚷着要吃午饭。
 
  饭后,睦月始收拾东西准备出门工作,却看见霜月隼懒洋洋地踱着步,又像要回房间的样子,于是忍不住开口道:“隼,今天没有工作?”
  “啊,魔王大人今天很闲呢。”
  “那也不要总窝在房间里,没事出门散散步也好,看看你白的都不像话了。”
  “hajime是在关心我吗?好~我会多出去走走的哦,为了hajimei对我的love~”
  睦月始又笑了笑。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他现在对隼的痴汉已经越来越习惯了,再也不会像第一次见面时那样无措了。
  “那么,我出门了。”
  “路上小心哦。”
 
                                    -TBC-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越人歌》
 
 
 

【伞修】那些乱七八糟的小日子(五)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
都怪 @阿尔泰尔 跟我唠了一晚上,害得我没能打完字(,,•́ . •̀,,)
迟来的生日祝福,悄悄表白伞哥❤❤❤

  眨眼间,距离荣耀第一区开服已经过去了五个月。五个月的时间,足以用来检验一个游戏的优劣。幸运的是,荣耀经受住了这个考验。优质的画质和强烈的打击感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玩家。现下,荣耀迅速成为了最热门的网游之一,并且,玩家的数量依旧在不断增长。
  五个月的时间,当然也使叶修和苏沐秋深深地喜欢上了这款游戏。叶修已经用他的战斗法师“一叶之秋”在网游里打出了名气,还被人冠以“斗神”的称号。而苏沐秋则更多的把目光转向了这个游戏的商业价值—装备编辑器。【自制的装备不一定是最强的,但最强的装备一定是自制的。】它能够做出专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武器,但是由于操作难度过大,稀有材料要求过多,倒是很少有人愿意专门去折腾这个。而苏沐秋倒是觉得这是个赚钱的好方法,于是花了不少心思在上面,倒是真让他搞出了几件装备,高价卖了出去。于是苏家这个月过得还蛮宽裕。索性,苏沐秋就打算从这上面谋利了。
  “啪嗒啪嗒...”清脆的键盘声准时响起,就如同以往的每个清晨那样。苏沐秋向来是个作息准时的人,哪怕是头天晚上抢BOSS到凌晨,第二天六点也会准时起床。先是为沐橙做好早饭送她上学,然后七点半准时回家开始工作。
  八点,苏沐秋往旁边的床铺处扫了一眼,只见某人用被子将自己裹了个团儿,不情愿地蠕动了两下。
  “行了叶修,你看看太阳都多高了,该起床了啊。”苏沐秋叫到,同时把目光收回屏幕。
  叶修蔫蔫地从被子中伸出头,一头柔软的黑发还凌乱地贴在脸上。大概是被姣好的晨光晃了眼,叶修微微偏偏头,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他的眼睛湿漉漉的,眼角还稍微有点儿泛红。
  苏沐秋迅速把余光也收回来。
  真像只小动物,他想。
  叶修裹着被子慢悠悠蹭过来,靠在了苏沐秋的椅子旁,“苏大大这么勤快啊,起这么早。”
  “那是,我可还要赚钱养...”“家”这个字还没说完,苏沐秋就因躲避BOSS的红血暴走而猛地甩了下鼠标。这一甩可好,他的手倒是顺势直接蹭上了叶修的大腿。于是那个“家”字就这么卡在喉咙里,硬生生变成了一句“卧槽”。与此同时,他摘下耳机“砰”地扔到了桌面上,完全不顾他的队友们“秋木苏呢?秋木苏哪去了?”的呼喊声。
  “叶修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裸睡这习惯啊!”
  “没啊。”叶修微微睁大了眼睛以示自己很无辜,“我穿内裤了。”一边说着,还一边拉开了点被子“以示清白”。“再说,这都夏天了,这么热的天,睡觉当然得凉快点了,都是大男人你害什么羞啊!”
  苏沐秋快速别脸,以防叶修看出自己微微发红的脸庞。昨天晚上他刷材料将近到两点,基本是倒头就睡,哪还有心思顾叶修穿了什么。要是早知道这样,他昨天晚上哪还能睡得着!而且,叶修的腿好像还挺好摸的...苏沐秋默默回忆着刚才的触感。
   由于常年宅在家,叶修的皮肤本就白,何况是大腿这种平时不见光的地方。而且叶修本就偏瘦,笔直的腿看起来更是比女生还细...停停停!苏沐秋,你在想什么啊!!!
  苏沐秋用力甩了甩脑袋,仿佛要把这些见不得人的小心思甩掉一般,连同那微微灼热的温度。
  于是,一整天,叶修都特别开心,像只成功偷了腥的猫。
  不过很快,叶修就开心不起来了。
  因为,苏沐橙小姑娘在放学回家时,手上多了一封信。
  今天心情颇好,叶修吹了声口哨,开口调侃道:“哟,哪个小子看上咱妹妹了啊?”
  小姑娘笑得同样眉眼弯弯。
  “不是给我的啊,是我同学,托我送给哥哥的。”

                                   —TBC—

 

Sweet Kiss

我家小剑圣十七岁生日快乐!!!❤❤❤一个迟到了的生贺~(,,•́ . •̀,,)

   “荣耀”
   当这两个大字出现在面前的显示屏上时,黄少天连还没离开键盘的手指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就在刚刚,当索克萨尔以自己为诱饵被王不留行和飞刀剑送下场的那一刻,夜雨声烦瞬间从草丛中跳出,先是解决了血量已不足百分之三的飞刀剑,然后在经历了半分钟的缠斗之后,最终抓住了王杰希的一个破绽,以一记幻影无形剑带走了王杰希的王不留行。
   最后站在场上的是夜雨声烦!第六赛季的总冠军得主是蓝雨!
   这一刻,就连黄少天这样的一流大神,也免不了激动得热血上涌。三年了,三年的奋斗,三年的拼搏,终是换来了这么一个冠军!很多种情绪涌了上来,令黄少天就这么在电脑前呆坐了几秒。
   “少天,你还好吗?”
   直到一阵敲门声响起,黄少天才回过神来,连忙起身去开比赛隔间的门。不用听声音黄少天就知道,门后,是他们蓝雨的队长,同时也是他最好的搭档和朋友——喻文州。
    黄少天推开门,一双闪着光的眸子就这样撞进了他眼底。印象中,喻文州几乎很少有这样情绪外露的时刻,大部分时候的喻文州都是冷静的,沉着的,或者是带一点让人觉得既不疏离也不亲近的笑意。上一次看到他这种眼神,是什么时候呢?黄少天想。啊,大概是三年前,他接过索克萨尔的账号卡,成为蓝雨队长的那一天吧。
   下一秒,黄少天便扑到了喻文州身上,他比喻文州矮一点点,这个姿势正方便他把头埋到喻文州的肩膀上。
   “队长队长队长,我们赢了!!我们是冠军!!!”
   喻文州一手搂着黄少天的腰,一手放到了黄少天毛茸茸的脑袋上,轻轻地摸挲着,声音里也是抑制不住的欣喜“是的少天,我们赢了!”
   战队拿了冠军,经理自然也不会太吝啬,立即包下了酒店的一整层,来给战队庆功。大约是考虑到自己在队员们会拘束,经理在敬了几杯酒,说了一些恭喜的话后就离开了,把空间留给这些年轻人们来放松。而蓝雨向来也不是个安分消停的战队,一群人闹闹哄哄来到了KTV,叫了几箱酒,打算今天晚上放飞自我,不醉不归。
  
   KTV内
   黄少天看着喝醉的于锋整个人踩在桌子上鬼哭狼嚎的豪放唱姿,觉得不仅辣耳朵而且十分辣眼睛,于是索性低下头去看挂在脖子上的冠军戒指,假装听不见。这戒指是联盟为冠军队定做的,只要是出场的选手,每人都有份。为了方便区分,上面不仅刻着冠军队的队名,在内侧还有着每个选手自己名字的缩写。职业选手手上不方便戴东西,于是联盟还十分贴心地每人发了一条银链,让他们可以当项链戴着。
   黄少天的眼神暗了暗。
   他本来想着,如果有一天,他们蓝雨能拿到一个冠军的话,他一定假借这个机会,以正副队的名义,和喻文州交换一下戒指戴,满足自己小小的私心。如果气氛好的话,还可以顺便告个白什么的,说不定喻文州得了冠军,心情一好就答应了呢。
   可是现在,黄少天苦笑。他终于是实现了他的梦想——为蓝雨争夺到了一个冠军,可事到如今,他却连和喻文州提这个要求的勇气都没有。
   害怕被他拒绝。
   害怕他猜到了自己那见不得人的心思。
   害怕他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
   害怕他...从此疏远自己。
   呵,这叫什么事。黄少天在心里嘲笑自己。他黄少天什么时候这么怂了。
   按理说,不管多么心酸,黄少天都不至于这么消极。可今天正好得了冠军,加上喝了酒的人感情比较丰富,狂喜过后的那种绝望霎时扑面而来,令黄少天挡都挡不住。
   那边的于锋已经因为歌声太过难听而被郑轩徐景熙几个合力从桌子上拽了下来。之后那群人又因为李远的什么提议热热闹闹玩起了游戏。要搁以前,以黄少天的性子,这种活动他是不会不参加的,可现在,他实在是没这个心情。
   “少天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
   喻文州坐了过来。
   黄少天刚刚喝了不少,饶是他酒量不错,此刻脑袋也并不十分清醒。看见令他心情纠结的当事人坐了过来,索性就放任自己这么瘫着。心里还止不住地窃喜:看,我喜欢的人,是多么温柔!
   喻文州其实一早就注意到了黄少天今天的不正常。得了冠军,黄少天理应是疯的最凶的那一个,可今天他却像吃错了药一般,一个人半眯着眼睛窝在沙发里。喻文州没办法不去关注黄少天,也一直在偷偷看他,可看到的却只是黄少天那因喝了酒而变得红彤彤的小耳尖,看的他心里痒痒起来,仿佛有一只小猫在轻轻挠着他的心。加上确实担心黄少天的身体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就这么坐了过来。
   “少天你怎么不说话,是生病了吗?要不要先回房休息一下?”
   大概是看黄少天没什么反应,喻文州便侧过去,想伸手去探一探黄少天的额头。却不料黄少天像是被什么惊到了一般,猛然推开他,跌跌撞撞向门外冲去。
   “少天!”
   喻文州来不及和其他惊讶的队员多作解释,推开门追了上去。
  
   黄少天一把一把地往自己脸上泼着冷水,想让自己变得清醒一点。
   刚才喻文州欺身压过来想试他的体温,那一瞬间,黄少天以为,他想要亲他!
   那个人刚才离他那么近,仿佛眨眨眼,他的睫毛就能刮过他的脸。他的五官是那么好看。他的眼睛,他的鼻子,他的嘴唇...无一不在撩拨着黄少天,撩拨得他热血上涌,差一点就亲了他!
   黄少天又往自己脸上泼了捧水。呵,自己的自制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
   “少天。”
   突然间,一个声音在黄少天耳边响起,他想马上后退一步,却被人抵在了身后的墙上。
   卧槽!我为什么要站在墙旁边啊!
  “少天,”喻文州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为什么躲我?”
   靠,难道我会光明正大地告诉你,我喜欢你,你刚才那样我还以为你想亲我呢!你把我当兄弟,我却想上了你?
   于是,黄少天心虚地低头看脖子上挂的戒指,不说话。
   喻文州盯了他一会儿,突然仿佛放下了什么一般,笑着叹了口气。然后喻文州伸手,解下了自己脖子上的戒指,同时,也解下了黄少天的。
   黄少天惊讶地抬起头。
   “你以为,你想什么,我会不知道吗?”喻文州低着头,专心把自己的戒指系到黄少天的银链上,然后抬起头温柔的看着他。
   黄少天的脑海里一下子就炸了。
   这么久了,这炽烈的感情早已快把他灼伤,他已经快要压制不住了。他想过和喻文州告白后的结果,一千种一万种,却唯独没有甜甜蜜蜜的HE。不是他不敢,实在是这种几率太过渺小,他没办法去奢望。如果喻文州拒绝了他,他大概会心脏疼的死掉。
   但现在,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队长!”黄少天一把搂住了喻文州的脖子,眼睛里亮闪闪的全是光。
   “本来没想现在就告诉你,但是没想到,少天竟然这么喜欢我。”喻文州笑着说到。
   “还有,我刚才,是真的想亲你。”
   然后,黄少天就看见喻文州朝他压了过来。
   “唔...”
   少天,是甜的呢。
 

                                            –END–

  
  
  

昨天终于考完试了啊,虽然成绩不咋样,但这几天终于能好好出去浪了~什么?更文?不,没有,不存在的,不,我的良心不会痛。

荣耀宠物店(三)【方王篇】

前两天大眼儿生日,因为最近期末了,学校比较忙,所以没腾出时间来更生贺【才不是我懒,哼唧】所以今天补上啦~本来想写个大眼的个人向的,但因为怕把握不好人物性格,所以还是来更宠物店了。



  清晨,几声清脆的鸟鸣划过宠物店的上空,打破了一夜的静谧,同时也昭示着新一天的开始。初升的太阳还带些微微的金色,透出些熹微的温度,风吹过店前那一排高大的香樟,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天空万里无云,那通透的蓝一直延伸到了地平线的那一端。

  今天可真是个好天。宠物店里,一只龙猫这样想着。

  这只龙猫有着一身银灰色的毛,柔顺而柔亮,大大圆圆的耳朵竖在脑袋上,眼睛又黑又亮。要是从侧面看,怎么瞅都是一只英俊漂亮的龙猫。但要是从正面看,不少人都会被吓上一跳。因为这只龙猫的左眼明显比右眼要大上一圈。虽说两只眼睛不一样大,但是看久了,不仅有一种莫名的协调之感,还会觉得,这龙猫怎么越看越萌。

  这只龙猫叫王杰希,此刻正趴在一只叫方士谦的柴犬背上“巡逻“。

  所谓”巡逻”,不过是在他所管辖的区域内溜达一圈,督促动物们早睡早起、看看有没有动物需要帮助,再就是,清理一下区域内的“不速之客”

  比如—“哎呀王大眼儿你又起这么早,你这习惯怎么跟提前进入了老年期似的,我跟你讲啊,这么好的天气不用来睡懒觉简直白瞎了!你不睡总不能让别人也不睡啊你说是吧是吧是吧?”

  王杰希扫都懒得扫他一眼,,一巴掌就拍在身下方士谦圆嘟嘟的脸上,拍得方士谦一个激灵就狂吠着窜了出去,把站在楼梯上话唠着的小柯基吓了一跳,连忙甩着肉肉的小屁股,一扭一扭地上了楼—当然,嘴里还不忘细细碎碎地呜呜着什么。

  很好,王杰希满意地点点头。

  此刻才回过神来的方士谦一脸苦逼地回过头,“我说小队长啊,咱下次不能换个方法吗?你看看我脸都被你拍红了。”

  方士谦又把头往前凑了过去,尽管表面一脸委屈,但身后的小短尾巴却欢快地摆动着,毫不犹豫地出卖了方士谦此时雀跃的心情。

  王杰希又怎会看不出方士谦那点小心思,于是也把脸凑了过去,在方士谦脸上轻轻啄了一下。

  站在不远处架子上的两只肥嘟嘟的麻雀—李艺博和潘林,在看到这一幕后,小声地叽叽喳喳起来。

  “你知道么,别看方士谦现在这么忠犬,其实王杰希刚来的时候,方士谦是最看不惯他的,处处挑他的刺。”

  “哎是么,为什么啊?”

  “在王杰希来这块地儿之前,有一只叫林杰的龙猫管着这片地儿。后来林杰要被人买走了,就把这位子给了王杰希。大概是舍不得林杰走吧,方士谦就各种找王杰希的麻烦,一会儿把他水盆里的水喝了,一会儿又抢他东西吃之类的。”

  “不是吧,方士谦这么幼稚?那后来呢?”

  “后来啊,这儿的一只小边牧生病了,王杰希就寸步不离地照顾着,昼夜不休地守着,直到那小边牧痊愈。王杰希这只龙猫啊,别看他话少,可心细着呐,又会照顾动物,难怪他这片的动物都喊他”爸“。方士谦大概是从他身上看见林杰的影子了吧,从此就乖乖听王杰希的话了。”

  “至于他俩为什么这么亲?鬼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啊!”

  李艺博和潘林望着柴犬背着龙猫渐渐离去的背影,心照不宣地想着,

  啊,又是一个被撒了狗粮的早上啊!


                                                                          -END-


迟来的生贺,大眼儿爸爸生日快乐~

头一次用电脑更啊~

话说我一直觉得,方神是个逗比来着。。。

  


  

  

【伞修】那些乱七八糟的小日子(四)

本来是昨天凌晨就写好了的,可是因为太晚了,就一直没有码出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更新应该是一章小日子一章宠物店~本章有借鉴番外《巅峰荣耀》,应该不会有原句,但是情节会比较像,注意避雷。

    一个月后。
    “到十二月三日,就是今天零点。我等了一个月啊,整整一个月!荣耀终于要开服了!”
    苏沐秋一边关掉电脑上关于荣耀的宣传页面,一边情绪激动地冲着面前的空气嚷嚷。可等了半天,也没见叶修那边有个什么动静,于是苏沐秋只好摘下耳机看向旁边。这一扭头可是把苏沐秋气了个够呛,叶修这边正戴着耳机专心致志地刷怪,压根扫都没扫他一眼。
    “喂!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看着叶修把这波怪刷完,苏沐秋连忙去扒拉叶修的耳机。以叶修的水平,刷掉刚才这波怪简直就是不费吹灰之力,就算戴着耳机,也不至于注意力集中到连他说什么都没有听见。
    “听见了听见了,荣耀嘛。我耳朵都要喷出血来了你看见没有。”叶修任由苏沐秋把他的耳机摘下来,懒懒地翻了个白眼。
    叶修原来就是个娇生惯养的小少爷——这点苏沐秋已经从他行李里一身的名牌衣服和他那几乎为零的生活能力中看出来了。可是,作为男生,叶修这皮肤也太白嫩了吧。苏沐秋盯着叶修那因为常年宅在家而比女孩子还要白净的脸,默默想着。啊,好想捏一把啊,看着好像能掐出水来。
    叶修一转过头,就看到苏沐秋那张帅的惊为天人的脸就贴在自己面前,长长的睫毛好像眨一眨就会扫到自己脸上来。他的柔柔顺顺地贴在额头上,看上去就像一只乖乖巧巧的大型犬。叶修突然感觉心脏一跳,连忙不动声色地拉着椅子后退了小半米。
    “喂,没事盯着我发什么呆啊。”
    苏沐秋这才察觉到自己的走神,他不好意思地把身子撤回去“没,刚才想荣耀呢。”
    叶修扫他一眼,仿佛对刚才的小插曲没有过多在意。“所以呢?荣耀登录器也没钱买,咱家这两台电脑的配置也不够,你打算怎么办?”总归是听苏沐秋念叨了一个月,对于荣耀这个游戏,叶修了解的也是不少。
    苏沐秋听到叶修用了“咱家”这个词,心里莫名有点儿小雀跃,于是眉飞色舞地说到:“这几天我们先去网吧,我已经物色好一个了。相信我,这个游戏一定会大有可为的!”

    当天晚上,两人先是在大晚上冻得得得嗖嗖地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又是早早到了嘉世网吧占着位置等待着零点的到来。苏沐橙也跟着来了,本来苏沐秋是不同意的,一个小姑娘大半夜呆在网吧实在不太安全,可却实在拗不过小姑娘,只好跟她约法三章,等起了游戏ID,就乖乖回家睡觉。
    零点的钟声终于敲响了,网吧里的所有人此刻都在重复着一个动作——插卡,登陆,当然,叶修和苏沐秋也不例外。到了人物创建页面,苏沐橙先是迅速给叶修的角色打上了“一叶之秋”这四个字——显然是早就想好的。叶修正觉得有什么不对,苏沐橙却已经手快按下了确认键。于是,叶修的这个角色从此就叫“一叶之秋”了。
    然后是苏沐秋,在看到苏沐橙认认真真打下了“秋沐苏”三个字后,苏沐秋终于忍不住了,“喂!我才是你亲哥哥好么,要不要再敷衍一点儿啊。”
    小姑娘笑了两声,还是毫不犹豫按下了确认,但却被系统提示,此ID已被占用。小姑娘思来想去,最终也只是把“沐”换成了“木”。一个叫“秋木苏”的玩家就此诞生。
    叶修和苏沐秋望着游戏画面中并肩而立的一叶之秋和秋木苏,不由得相视一笑。在彼此的眼中,他们都看到了属于自己那意气风发的倒影。从今天起,一个名为“荣耀”的时代,就此拉开序幕。


                                                         –TBC–

感觉老叶那种宅男体质皮肤应该会很好啊,而且原作沐橙不也说了嘛,叶修的皮肤好好保养的话确实很好【应该有说...】啊,我也想捏捏小时候的叶不修(*/ω\*)【捂脸】